站内搜索
  亮剑中考,为青春喝彩!——赛 [2020-6-15]  
  没有时间和精力管“神兽”,送 [2020-6-15]  
  报名了!赛文学校2020年秋 [2020-6-3]  
  赛文高级中学2020年秋季高 [2020-6-3]  
  “迎接少代会 争做好队员”丨 [2020-6-3]  
  诚邀加盟!赛文学校2020年 [2020-5-27]  
  孩子们,来吧!赛文学校小学部 [2020-5-27]  
  都在晒“520”,赛文学校数 [2020-5-21]  
 
  more...  
  (施达)黔西南州赛文学校20 [2017-3-29]  
  赛文招聘教师公告 [2007-11-13]  
  我校三四五六年级插班生考试成 [2012-7-1]  
  赛文学校招生 [2012-4-5]  
  (施达)黔西南州赛文学校20 [2013-3-19]  
  赛文师资队伍 [2013-4-10]  
  (施达)黔西南州赛文学校20 [2018-5-9]  
  赛文学校招生简章 [2018-5-4]  
 

希远和浩浩

  发表日期:2015年11月11日 作者:李科颖  编辑:王官筑  部门:**

 

希远和浩浩

 

赛文学校:李科颖  指导教师:冯小玲

 

晚上,我又梦到了浩浩,泪水顺着眼角滴落在枕头上。

    浩浩和希远是姐弟,希远不是很喜欢浩浩,在她看来,浩浩就是条小尾巴。浩浩却很喜欢希远,经常黏着她。

    浩浩总是很细心。一次,希远来找我玩,浩浩在后面跟着,一片落叶落在希远的头上,我和希远都没注意,浩浩飞快地跳起来把落叶拿了下来。希远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,而我认为浩浩这样做是因为他很爱姐姐。

    在浩浩有困难时,希远也会挺身而出。一次浩浩在幼儿园被欺负了,希远知道后,先把欺负浩浩的人狠狠地教训了一顿,又把浩浩骂了一顿。我对她说:“你还说你讨厌浩浩,其实……”

    “才不是,”她打断我,“我是怕爸爸又说我没当好姐姐。”

我在心里暗笑:“真是口是心非”。

不幸发生在浩浩刚满六岁那年。

一辆疾驰的摩托车把浩浩的生命带走了。

他真正被撞的原因恐怕只有希远和我才是最明白的;她横穿马路,浩浩推开了她……

我目睹了这一切……

我和科云哥哥去参加了浩浩的葬礼。

我简直不敢相信,曾经活蹦乱跳的浩浩就这样闭着眼睛躺在冰冷的棺材里,以前叫我“小颖姐姐”的浩浩呢?怎么说走就走了?浩浩,你说过,长大以后要给你姐姐买一栋大房子的。你倒是醒醒啊!

希远瘫坐在地上,王叔叔和周阿姨在浩浩棺材前痛哭。就在棺材要被盖上的那一瞬间,希远突然抱住棺材:“王齐浩!你不是怕黑吗?给我出来!”希远一边吼,一边哭。

棺材里的人没有回应。

从那以后,我便很少见到希远,看见她的时候都见她红着眼圈,眼神迷茫。

再看到希远是在两个月以后。希远一家坐在搬家公司的车上,希远的眼圈依然是红的,手里抱着相册,上面方方正正的写着“浩浩”。

从那时起,我就明白,希远不再是以前的希远了,她也不会再指着浩浩的鼻子骂他“小尾巴”了。



上一篇:一把伞承载的温暖

下一篇:我渴望
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技术支持 QQ:376079943 ;邮箱rsc2011@sina.com

Copyright © 黔ICP备17008951号|金州5223000024.

公安机关备案号:52230102000050